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仁超 > 《论战》第一章:股坛成帅之路

《论战》第一章:股坛成帅之路

危机并非黑天鹅

我从小就喜欢阅读关于战争的书籍和资料。古往今来,沙场上名将如云。由西方的拿破仑(Napoléon Bonaparte)、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隆美尔(Erwin Rommel)、恺撒大帝(Gaius Julius Caesar),到我国的孙武、吴起、李靖、韩信、岳飞等,所有将帅都是在杀戮战场中长大的,而非书本教出来的。

所谓情场如战场,其实投资市场更似战场,只是工具不同。2007年10月至2008年10月金融海啸所造成的损失,早已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国所用的军费总和。由此可见其杀伤力之大。

战场上投掷的是炸弹,投资市场上用的是银弹;战场上运用战略,投资市场上则讲求策略。成败得失,不但关乎个人财富、企业资产,甚至跟国与国之间的盛衰有关。

以香港股市为例,过去数十年间经历了多场重大的战役,投资者只要在其中一场重大战役中攻守失据,便只有资格做小市民。所谓”英雄地、不易企”,除非在多场战役中皆胜出,才算有成就。第一役是1973年至1974年,恒生指数在1973年3月9日狂升至1 700点,外资饱食后远飞,加上1973年12月出现石油危机令恒生指数在1974年急跌至150点。不少人从此告别财富,本人亦一度身陷险境。

第二役是1981年至1982年的熊市。当年,香港的华资企业与中央政府关系良好,开始为回归绸缪;反之,英资企业仍沉醉在大英帝国昔日的光辉中,以为中国政府愿意以”治权”换”主权”而延长不平等条约50年。直至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H. Thatcher)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摔了一跤才如梦初醒,明白新中国在中国土地主权及领土完整这个问题上是从不退让的。此一惊吓又令英资财团表现出过分激烈的反应(例如将资金撤出香港)。在这一役中,华资财团赢了漂亮的一仗,结束了过去香港经济一直由英资企业(如怡和洋行)占主导地位的形势,从此进入华资财团主导的时代。

第三役要算1987年10月的股灾。当年香港联交所(现称香港交易所)主席将个人利益置于公众利益之上,在美股出现跌势后下令香港股市停市4个交易日。结果复市那天,恒生指数重挫逾50%,令香港期货交易所无法为恒生指数期货做结算,需政府提供19亿港元资金以供周转。此役让政府立下改革证券交易所的决心。其后戴伟信(Davidson)报告书出台,迫令联交所对外开放,大量外资证券行进军香港股票市场,令华资证券行地位从此一落千丈。

1989年的跌市是第四役。此役让很多对中国信心动摇的人决定移民彼邦,事后证明他们错失了1989年至1997年香港的房地产及股市狂潮,财富因而转移到坚信中国政府继续实施改革开放路线者的手中。后来,不少已移民彼邦的人却自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后陆续回流,成为当年”贵价楼”的承接者,至2003年上半年更沦为”负”资产一族。这一役令1989年移民而后1997年回流者从此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是第五役,第六和第七役则分别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和2000年科网股泡沫爆破。1997年7月开始的亚洲金融风暴,暴露了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的弱点,令香港股市成为”国际大鳄”攻击的对象。幸好1998年8月香港特区政府修正联系汇率制度的七大弱点,同时动用千亿港元救市;及后因为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出事,逼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出手挽救,才化解了香港的危机。

美联储自1998年下半年起放宽银根政策,则间接造就了2000年的科网股热潮,酝酿另一危机的出现。2000年投资科网股者,人人皆损失惨重,其中尤以电讯盈科(00008.HK)收购香港电讯后,电盈股价随科网股泡沫爆破而大跌,由28港元(股票五合一后实为140港元)一直下挫至2港元。投资者损失惨重。

最近一役则是大家仍有切肤之痛的2007年10月的金融海啸。那些金融衍生产品杀伤力之大,非大部分人事前所能预计。危机乍现,即暴露了西方政府在有关方面的监管不足。2008年10月起,由英国政府带头实行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提高货币供应),把下滑中的股市稳定下来;至2009年3月美国亦采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引发美股出现大反弹,虽然如此,未来全球金融体系已进入改变期。本人更认为西方经济将进入没落期,东西方的经济力量从此出现此消彼长的局面(详见《论势》一书)。

由此观之,危机并非”黑天鹅”,而是经常发生的事。每次危机由酝酿到发生,我们都无法阻止。上述危机,任何一次逃不过,例如在不适当时刻做不适当的事,皆足以影响一生。

勿忘止损保命

同样地,内地股市亦曾经历三次较大的跌幅。第一次是1993年至1994年,上证综指由1559点回落至326点,股市在五个季度内大跌79%,理由是内地投资者对股市认识不足,出现瞎炒。第二次是2001年第二季,由2 245点回落至2005年第二季998点,跌足16个季度,跌幅逾55%,主因是境外股市回落,拖累内地出口。第三次是2007年第四季从6 124点开始,至2008年10月低见1 645点,跌幅逾73%;跌幅不及1993年至1994年那次大,持续时间亦不及2001年至2005年那次长,说明内地经济亦无法不受国际金融海啸的影响。

有分析员认为,各位如于1990年投资上证(当年指数为100点),到2009年8月初已升至3 400点以上,在不足20年间上升超过30倍,回报率相当不俗。此论乍听有理,但细心一想,便明白那只是花言巧语、玩弄数字,当不得真。

1990年时,内地的投资者能有多少钱?1993年至1994年的跌市(跌幅为79%)、2001年至2005年的跌市(跌幅为55%),以及2007年至2008年的跌市(跌幅为73%),如果他们完全不会审时度势,在跌市中又有多少人能承受每天看着自己财富萎缩的压力?何况在1990年投资少(因为自己手上财富少),在2007年投资大(自己已有钱),一样损失惨重。

本人自1975年起,已日渐放弃”价值投资法”,不信”长期持有必胜”论。同样投资20年,如果阁下的资金选择投放于日本而不是中国,那么你不但赚不到30倍回报,更会失去75%本金(见图1.2)。

我老曹在此奉劝大家一句:请不要再信”长期持有必胜”论。本人自1982年起每月买入一盎司金币,到2001年便储存了共240个金币,投资了20年仍然亏本。反之,我在2002年初买入1 000两黄金,然后在2008年出售,却迅即赚得200%回报。由此观之,选择买卖时机远远胜过长期持有。

2000年投资科网股而被套牢者,至今亦快将10年了,结果又如何?如投资者忘了”止损”,即使在大方向朝上的中国股票市场亦是一样损失惨重。

在实战中成长

在动荡的局势中,我们必须像行军打仗一样。成功的投资者(或投机者)莫不是能征善战的老将,既要懂得制定作战方针、行军策略,又要晓得调兵遣将,攻守有据,才能取得胜利。有勇无谋,战死沙场;有谋无勇,则寸步难行。

从一众历史名宿身上,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处世与投资之道。譬如南宋绍兴十年,兀术率大军犯宋。在古战场上,金兵”皆重销,贯以韦索,凡三人为联,号拐子马,又号铁浮图”,意即军队全身铠甲,又将三只马系在一起,堵墙前冲,所以很难应付,万军莫能挡。然而,岳飞却命步兵持麻扎刀、提刀、大斧入阵,专斩金军马足。结果”拐子马”战术的优点变成缺点,因为只要一只马受伤倒地,其余两只马亦被拖垮。

20世纪80年代日本财阀相互持股,在高速成长期可起彼此支持作用,情况犹如”拐子马”,但美国政府却想出了破敌之计。1988年美国政府通过G7逼日元升值,日本政府为抗拒日元升值,滥发货币,造成经济泡沫,等1989年6月发现之时已太迟,一旦收紧便引发1990年1月日本股市大跌。在跌市中,只要其中一家公司出事,已足可拖垮整个财阀集团。此为1990年起日本泡沫爆破后,经济至今一沉不起的最重要原因。岳飞大破金兵拐子马的战略,1988年却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巧妙运用,又一次击倒日本的互相持股策略。换言之,任何策略都必有利有弊,出版《论战》的目的,就是希望教会大家在什么时候应用何种策略。

在拙作《论势》中,我老曹强调观察和捕捉趋势的重要性,其实只是”纸上谈兵”,更重要的是如何凭借观察趋势来制定投资策略,做到攻守有据,犹如行军遣将皆运筹帷幄的元帅,决胜于千里。此乃投资者看完《论势》之后一定要看《论战》的理由。因为了解天时不及掌握地利,掌握地利不及做到人和,做到人和仍不及策略(或战略)运用得宜。

每个投资决定,都是从别人的实战经验中汲取教训,在枪林弹雨中训练出胆识后做出的。投资者只有不断”参战”才可以成长,由最初的小兵,变作急先锋、闯将,再晋升为领兵的将军,最后成为纵观全局的元帅。

并不是每个投资者都可以由小兵不断”升级”,大量小兵经不起战场残酷的考验,连急先锋都当不成便死掉,更遑论有一天位居元帅。所以,投资者必须不断学习理论,充实自己,不但应学会捕捉趋势,而且在投资过程中要不断修订自己的策略,在实战中成长,才可望有朝一日晋升元帅级。

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为何将军在外,可以不服从军令?作为将军不可墨守成规,却须因时制宜、随机应变,方可战胜。最了解军情的是最前线的作战者,而不是后方指挥军队的元帅!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