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仁超 > 《论战》第三章:认清形势 分析战况

《论战》第三章:认清形势 分析战况

价值观随环境改变

现在已经不是争论美国是否会出现日式经济衰退的时候了,因为美元利率已经回落至0.25%,实际上和当年日元实施零利率政策已差别不大。通过低利率及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国金融市场虽然不至于崩溃,但已是无法回复2007年10月前的繁荣景象。一如过去20年日本的情况,政府虽然成功阻止经济衰退变成萧条,避免了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局面出现,但美国将步日本后尘,步入僵尸年代(不生不死)。好也好不了,坏也坏不了。

金融海啸将带领我们到达何方?自1900年起,美国的衰退期平均只维时14.4个月;战后只有1973年及1981年两次的衰退期维时超过14.4个月,故不少人以为2007年10月起的资产价格回落潮,到2009年3月已经告一段落。

我老曹却认为美国这次经济收缩期将绵绵不绝,十分漫长,因为这次美国遭遇的改变不是微软击倒IBM或苹果侵占了微软的市场那么简单,而是整个价值观的改变(value shift)。

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日渐成为净负债国(即海外投资价值低于海外负债总额);80年代开始人民进入过度消费期,消费增长率一直高于收入增长率,到2007年储蓄率甚至降至零,造成大量负债,不少已变成呆坏账;再加上8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对金融业监管宽松的政策……这些问题都不是任何经济刺激方案可以解决的问题。

社会中产阶层的财富,主要来自就业(薪金收入)及手上的投资升值(主要为住宅物业升值)。如今美国每月约有60万人失去职位,实质工资(工资扣除通胀率)一直下降,再加上全球财富在金融海啸中蒸发了40%至45%,包括楼价下跌(单是加州已有32%业主陷入负资产困局)、股市崩溃等,情况对中产阶层极度不利。

传统智慧认为增加货币供应可令物价上升,这次美联储向金融市场大量注资,仍不能阻止货币流动速度减慢,更阻止不了国内生产总值连续四季出现负增长(只要连续两季负增长已代表经济衰退)。美国的光辉岁月于2000年已经结束,经济萎缩(downsizing America)的艰辛岁月才刚于2008年开始。

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们所能做的事,就只有加倍小心谨慎,并远离与美国股市、楼市、次贷相关的一切投资项目。美国股市经过2007年11月至2009年3月的大跌后出现反弹,是十分正常的事,但投资者勿误以为美股牛市重临。永远记着保本比赚钱更重要。

火热消费救经济

在《论势》一书中,我引用了”五百年大循环”大趋势去解释东、西方经济的盛衰周期。2007年10月金融海啸后,西方雄霸全球经济的形势已经逆转,未来应是东方雄起的时代。

过去30年,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力量有三,包括”工业化”,即中国由小农经济走向工业社会;”城市化”,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全球化”,中国与全球经济逐渐接轨。2009年起中国经济面对廉价劳工、廉价土地、廉价资源时代结束的问题,工厂开始面临汰弱留强,中国制造的产品必须走向高科技及优质化,才能在国际市场上继续生存。

以往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即出口、投资、消费的排名将会倒转,变成内部消费先行。目前中国面对的问题,正正就是消费不足。

中国人喜储蓄、恶消费,是传统文化习性使然,亦是由于人民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社会保障不足之故。1992年中国政府、企业和居民可支配的收入比重,分别占GDP的19%、13.4%和67.9%;2005年则分别为20.5%、20%及59.4%,即过去几十年企业收入升幅最大,政府保持稳定,居民收入所占的比重却日渐下降。

中国工资的上涨速度,在过去十多年来已属全球最快,但相较于企业纯利的升幅,仍然大大落后,形成国内消费的增长率赶不上经济增长率。以往出口赚回来的外汇,大都变成公司的盈利及政府的税收,普通百姓只能分享有限的经济成果。尤其是非熟练工人的收入升幅,更因劳动力供应充足而表现呆滞;只有高收入的一群,因收入主要依靠资本及高质量的人力资源而大幅上升,造成社会收入两极化。有专家估计,中国目前有50%的财富掌握在1%的人口手中。

低收入居民的消费占总收入比重较高,是造成中国低消费率的原因之一。

2005年起中国政府开始实施”还富于民”政策,包括改革医疗及社会保障、股改、人民币升值,以及向中低收入家庭提供住房、医疗、教育、养老补贴等。但今时今日在财政收入减少的环境底下,政府的压力不轻;如加快工资上升的速度,又担心令工厂的劳工成本负担过重,进一步减少中国出口的增长率。换言之,以扩大内需去抵消出口下降,非一朝一夕可见功之举也。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