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仁超 > 《论战》第二章:平常心谈笑用兵

《论战》第二章:平常心谈笑用兵

股市生存法则

永远要记着进入投资战场的第一条法则:不要被杀。因此每当投资者对市况有怀疑,便应转持现金。

中国人喜欢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的想法其实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得悉德军大败法国军队,并已越过马其诺防线,开始进入巴黎时,即下令麾下百万英军班师而回。他更动用全国所有的舰只和空中支持,将士兵从法国敦刻尔克急急接回英伦三岛,甚至不惜放弃已运到法国境内的坦克车及大炮。

此为”止损”行动的最佳示范。丘吉尔保住一百万英军性命,英国才有生存力(sustainability),即中国人所说的”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英国保存了百万富有作战经验的老兵,才可伺候更佳的反击机会出现。

上述战役令德国人看不起英国人,英国的皇家空军代号RAF(Royal Air Force)被德军谑称为”Run Away Fast”(逃得快)。希特勒(Adolf Hitler)对英国的作战能力不屑一顾,决定暂时放弃攻打英国的念头,转攻苏联。英国因而赚得两三年的喘息时间,为最终的胜利奠下基石。

换了是毛泽东,他必定”宜将剩勇追穷寇”,先将英国彻底歼灭,待没有后顾之忧,才会挥军苏联。如果当年希特勒具有毛泽东的智慧,今天我们学习的第一门外语就会是德语而非英语了;欧盟亦会早60年出现,而不至于让美国雄霸天下。只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如果”,希特勒放弃攻打英伦三岛而改攻苏联,在策略上就是犯了没有让利润向前跑的错误,太早就获利回吐了。

第二条法则,欲投资成功,必须具备耐性、智慧及勇气,三者缺一不可。不要对任何分析员(包括我老曹)有过分期望,我们都不是先知,除了”吹牛大王”外,任何分析员都曾预测错误。

在40年的投资生涯里,我老曹学到的是如何分析、如何提升自己的勇气,以及运用各种投资策略。读者如要指出我过往所犯的错处,一如邓小平所说,”新疆姑娘辫子多”,一抓就一大把。故此,各位必须养成独立的思考能力,不可盲目附和任何所谓权威的分析。

今天的英雄乃明日的狗熊。如果你完全认同我老曹所讲的每一字每一句而不经过自己的独立分析,反会让我好生失望!

保本比增值重要

在第一章中,我老曹说自觉已达元帅级,那是指心态上而言,严格来说,我只是战场上的一名老兵(老兵不死,只会消逝)。

在投资市场中,老兵与新兵的分别在于面对危险时,老兵懂得先避一避,新兵却只管勇往直前,结果死了亦不知所为何事。

除非必要,老兵在战场上是不会乱开枪的;新兵则勇于尝试,乱开一通。我老曹经常说,宁买当头起,莫买当头跌;即股价由高位回落10%至15%便要小心;股价由低价上升10%至15%则应留意。股价由10元升至11元是”当头起”,由10元回落至9元却是”当头跌”。只有老兵才会懂得”追涨不买跌”。

风险与机会永远同时存在,能征惯战的老兵,都晓得等候信号出现后才行动,绝不轻举妄动。先观察市场,看看什么时候有大量股民涌入市场,当他们大部分完成高价入货后,趋势便往往随之出现改变。上述情况,是否已经于2007年11月在香港的国企股、红筹股,以及内地的A股身上出现?今天大家都知道,2008年11月当大量股民被吓得半死时,大趋势又再次出现改变。

“赚钱容易,保本难”。到今时今日自己已过耳顺之年,我老曹的投资策略已是保本为上,赚钱增值次之。有危险的事,不再有我的份儿!

战胜容易守胜难

谈及传统兵法,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其实不止孙武一家之言。我老曹更为尊重和认同战国时代的军事家吴起将军。然而,古有”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的传说,吴子被视为不孝,故其兵法著作《吴起兵法》(或称《吴子兵法》)备受后世忽略,也较少人认识他。

《吴起兵法》的《图国篇》云:”战胜易,守胜难。故曰:天下战国,五胜者祸,四胜者弊,三胜者霸,二胜者王,一胜者帝。是以数胜得天下者稀,以亡者众。”

一战而胜之兵,乃可用之兵。即投资者第一次买卖股票的时候,总是小心谨慎,心态上只是散兵游勇,全没经验。唯辛苦打完一次胜仗(赚到第一桶金)之后,已累积了一定经验,最懂得审慎行事,知所进退。所以打第二场仗时,应该是必胜之军。

乘胜追击后,若要再去打第三仗,便危机渐现。因为他们往往自信心太强,可能已经有点霸气,自以为真的了不起,警惕性太弱。换言之,一位投资者要赚100万元很容易,要由100万跳升至1 000万元,却甚为困难。因为很多人到了拥有800万元家财时,就会感觉自己”非常有钱”,很容易产生骄傲的念头而疏忽行事。例如忘记严守止损规则,犯上不应犯的错误。若投资者能收敛骄纵心态,渡过此关,身家超过1 000万元以后,便会谦虚踏实许多。

吴起认为,三胜之兵须先行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磨掉骄纵之气,才能再审慎地伺机出击。如果军队已连胜四仗,就会变得极为危险,因为连场胜仗已令他们信心”爆棚”,到了失控的田地。

五战而胜之兵,已不可用。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军队的心态已变得目中无人、不可一世,再打下去,很容易便全军尽墨,故必须解甲归田。

我自己亦曾当过四胜之兵,在1970年、1971年及1972年,一直常胜;1973年因结婚而逃过股市大跌市,弄得自信心”爆棚”。1974年7月重锤出击,以为”今回发达!”,结果应验了吴起所言,损失惨重。犹幸当日仍剩10万元,兼且年纪尚轻,让我可以生存下去,重新开始。

世上并无百战百胜之师,能够三战而胜已经到了极限,未来打败仗的机会大增,故应鸣金收兵。休养生息后,只有另组军队才能再次出战。

股市何尝不是如此?赢了三次钱,最好”得些好意须回手”,暂时离场冷静一下。否则,只会愈炒愈疯狂,连”猫股狗股”都炒,即使好运再赢,我老曹也不会说声恭喜。因为”成功乃失败之母”,大败之日已在眼前。

我老曹见尽无数五胜之兵,最后他们的收场,皆输得一败涂地。到2007年10月时,我老曹自问亦可算是三胜之兵了(从5 000港元到100万港元用了12年时间,从100万港元到1 000万港元用了10年,再由1 000万港元到一亿港元用了15年时间),自己还有没有能力打第四场及第五场仗?为免最后会”一铺清袋”,未来已准备不再打无把握的仗。2008年起我改作以守为攻,宁愿投资策略保守一点。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