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仁超 > 全球第一大房奴

全球第一大房奴

避险资金4月份由美国、香港等股市流出,并流向美国债市及印度、南韩等股市,7月更开始流向A股市场。这些资金流向产生的短期波动,只宜短炒,不宜中长线投资。

联储局会做番D嘢

上周奥巴马民望跌至大选后新低,人们估计在中期选举前(10月),联储局会做番D嘢,以免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搞到上周美股扯上扯落。放眼世界两大趋势:一、西方国家人口2007年起进入老化期,经济成长速度放缓,情况有如1990年起的日本。二、中国人口红利高峰期已过,中国未来再不是廉价轻工业品的产地来源,中国经济将由出口导向转为内需带动;中国消费高潮估计在2015年到2020年出现,之后中国人口老化速度将较2007年后美国或1990年起日本更快,即中国经济在2020年前后亦进入滑落期。世界经济增长重心未来五至十年将由西方移向东方,1998年至2007年投资宜集中在亚太区。一个三十亿人口的新消费市场正在形成,加上环球化改变这些地区经济环境,加上温和通胀下产生的资产升值压力。到2007年10月自由市场哲学再受挑战,欧美等国家面对债务危机,在各国政府大力干预下总算稳定下来,但2010年之后又怎样?一个结构性的重新平衡(西方生产、东方消费)是否又开始?

《经济学人》认为.最低工资立法,令香港自由经济制度的实验告终。《经济学人》醒悟得太迟矣,香港自从1983年11月引入联汇制度,已令自由经济制度半身不遂;再加上1985年4月起规定每年卖地五十公顷,香港自由经济制度已名存实亡。干预带来更多干预,我们已走上劳役之路(港人在高楼价压力下,不是正被劳役吗?)。香港自1997年8月起所玩的游戏叫做‘财富大转移’,十三年过去,不少国企、红筹及民企股大幅升值;反之,大部分港股股价不是低于1997年8月便是只略高于当年市值。恒指较1997年8月7日的16820点略高25%,主要是透过剔出部分香港企业,并加入国企、红筹或民企股所造成。香港股市再非一个投资之地,早已变成同澳门一样──赌场,在股市进行的只是零和游戏,70%交易是trading而非长线投资,令整个社会变得愈来愈愤世嫉俗。在零和游戏中,蚀钱的人多、赚钱的人少。当整个社会失去晋升机会,人人心存侥幸,又怎会不暴躁?

港人买楼需二十年收入

以一个七十方米(约七百六十方呎)的住宅,最贵是香港,要608000美元(约470多万港元);其次瑞士苏黎世,要525000美元(约410万港元);东京亦不便宜,要490000美元(约380万港元);新加坡私人住宅要448000美元(约350万港元);伦敦及巴黎402500美元(约314万港元);悉尼399000美元(约310万港元);罗马332500美元(约260万港元);首尔308000美元(约250万港元);纽约210000美元(约160多万港元)。

至于最便宜的住宅(大城市计),曼谷只需38500美元(约30万港元);马尼拉50000美元(约39万港元)。最奇怪是柏林,亦只需7万美元(约54.6万港元)。全球置业最轻松是柏林人,只要三年收入已可买楼;反之曼谷需六点八年收入才可买楼。香港人最惨,需二十年收入(新加坡人大部分买组屋,不能作准),早已超过东京人的十六年,成为全球第一大房奴。

去年中国制造业GDP已达2.3万亿美元,超过美国的2.2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出口国(以金额计仍不是)。出口商品中,90%属于代工生产或贴牌生产,即产品增加值很小,大部分利润(如产品设计、关键部分、市场营销等)都不属中国所有,中国只赚取加工、封装等劳动力密集环节,情况有如1973年石油危机前的日本。石油危机后,日本进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带来以后的日本经济繁荣期。2007年环球金融海啸能否为中国带来相同效果?

人行何时‘松’?

2008年第三季,中国GDP增长率降至只有6%,才出现08年11月的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经济方案。今年中国GDP增长率‘保八’应没有大问题,如GDP增长率仍在8%以上,政府只会继续对过剩产能进行调整,对落后产能进行淘汰。下半年在政策方面应该没有太大改变,A股逐步形成底部,优质地产股及金融股都在筑底中。‘十二五’规划明年推出,今天中国面对的问题已从三十年前‘如何先让部分人富起来’改为‘如何分配这个已做大的饼’,透过加建保障性住房、医疗保证、教育、农业补贴及刺激消费,其次是减税(中国目前税率仍高,有很大减税空间)及国企加薪(相对而言仍偏低),都可以达到上述目的。

下半年内地发展的大方向是:

一、加快淘汰落后产能。二、严格控制高污染、高耗能及产能过剩行业。三、鼓励行业进行兼并及重组,令企业做大做强,提高产业集中度和资源配置效率。四、进行技术改造,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和工业技术水平,促进产业键向高端发展,由低附加值转向高附加值。五、培育新兴产业及开放新产业进入中国的门槛。

去年中国城市人口六亿二千二百万,即城市化46%,未来十到十五年仍以每年1%的速度城市化(即每年约六百多万人口流入城市)。过去十年有三亿五千万人口中产阶级化,未来十年应再有三亿多人口中产阶级化,上述是我老曹对中国未来十年经济保持乐观看法的理由。虽然中国第二季GDP增长率开始滑落,人行何时‘松’?甲、第二季GDP增长率仍有10.3%,未有‘松’的理由。乙、6月份进出口总值2547.7亿美元,升39.2%,未有‘松’的理由。三、金价仍在高位牛皮,没有‘松’的理由。换言之,人行第三季放松银根的机会仍十分微,估计最快要等到第四季。

自1999年开始至今,标普五百指数以1070点为轴心上下波动,十二年过去了仍是原地踏步(同期金价却升400%)。2010年下半年又怎样?由政府资助的美股牛市去年4月开始、今年5月结束。截至今年7月,MSCI新兴市场指数未来十二个月P/E只有十点八倍,较MSCI世界市场指数未来十二个月P/E十二点五倍低15%【图】(UBS估计今年新兴市场纯利升34%,明年再升12%)。我们知道,P/E高低是受G(增长率)及I(银行利率)影响。例如1974年及1982年美股P/E低至六倍;反之1929年、1981年及2000年P/E分别是三十五倍、四十倍同四十五倍。1880年至今美股平均P/E是十五倍,如把1990年到2009年这段泡沫期剔除,美股平均P/E只有十一点五倍,如非低利率支持,今天美股股价并不便宜。私人消费令GDP增长的时代已结束,全球各国皆依赖政府投资去支持经济增长。愈来愈多国家走上日本的老路,投资只在找寻超级大熊市中的小牛市。

推荐 31